<rt id="qagk4"></rt>
<acronym id="qagk4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qagk4"><center id="qagk4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qagk4"><center id="qagk4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qagk4"></acronym>

科研在這里沒有按下暫停鍵

在中科院上海分院各科研單位,許多科技工作者背上行囊,趕在封控之前住進實驗室,開始了疫情防控和科研攻關“雙線作戰”。在他們的努力之下,科研工作不僅沒有按下暫停鍵,還取得了豐碩成果,確保國家重大科研任務按時向前推進。他們還發揮自身專業優勢,為上海抗疫貢獻力量。

喜馬拉雅添美景

7年過去,這里面貌一新:路通了,手機信號通了,寬帶網也通了,“致富路”寬了。陳塘村村委會主任達瓦扎西介紹,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外地人自駕來這里,一睹絨轄溝秀美的風景。當地村民已經開了一家民宿和五六家甜茶館,吃上了“旅游飯”。

從科研舞臺走向抗疫戰場

上海新冠疫情暴發后,中科院滬區黨委、上海分院團委第一時間向青年科技工作者發出“抗疫守滬”倡議書和PCR(聚合酶鏈式反應)志愿者緊急動員令。經選拔后,共兩批次135名志愿者支援PCR檢測一線,從3月18日至4月1日,累計服務時長9400小時。

云嶺壯鄉氣象新

西南邊疆的云南、廣西,有人口近一億,陸地邊境線5000多公里。過去,西南邊疆“老、少、邊、山、窮”,如今,貧困山鄉變成了美麗宜居的小康家園,邊陲末梢變成了我國開放前沿,云嶺壯鄉氣象一新。

疫情中云端上的“精神食糧”

在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,科研任務不能停,學業壓力沒減輕。如何應對疫情帶來的情緒變化?慣于事事謀劃在前、未雨綢繆的中科院人在封控之初,就把解決研究人員、學生、職工和家屬的思政問題,紓解情緒壓力提上了日程。

祁連山青海片區生態保護修復試點觀察

由于長期過度開采和放牧,祁連山生態功能曾受到嚴重威脅。作為全國首批山水林田湖生態保護修復試點之一,祁連山青海片區實施“連山、通水、育林、肥田、保湖”工程,探路生態系統化治理、一體化保護,守護祁連山水好風光。

全力以“復”的科研加速度

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多個科研團隊按下復工復產“重啟快進鍵”,及時解決某新型陶瓷基復合材料關鍵工藝問題,并完成相關構件研制;順利交付首批4臺(12只子模塊)強子量能器用塑料閃爍體陣列樣機、10萬余只GE公司PET用BGO晶體元件……

隨著生產生活恢復正常秩序,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在滬16家研究所全面復工復研,全力以赴推進各類重點科研攻關任務進入“加速跑”模式。

吉林琿春:擦亮候鳥遷徙的“星級驛站”

“老百姓確實蒙受損失,候鳥也確實需要好的環境,怎么能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呢?”這個問題曾苦苦困擾護鳥隊。直到2013年,來這里考察的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專家解焱提出了解決方案:生態種植。

“用人工除草代替農藥,用候鳥留下的糞便代替化肥,這樣鳥兒可以安心停留,村民可以種出經濟價值更高的產品。”解焱說。

上海疫情中,那些“不回家”的科研人

打地鋪,鉆睡袋,睡行軍床,幾張凳子拼一拼,甚至直接睡到會議桌上……五花八門的住宿方式,只因為這里有他們放心不下的科學試驗、耽誤不起的型號任務、不能停下的臨床試驗。

2022年3月中上旬,眼見疫情越來越嚴重,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的一批科研人員主動住到了辦公室。

這一住就到了6月1日。80多天的堅守,換來了一批科研成果噴涌而出。生活按下暫停鍵,但科研工作一直在沖鋒。沒有條件?那就創造條件去沖鋒!

推動科普公共服務公平普惠

“我的果蠅也能送到天上做實驗嗎?”新疆烏魯木齊市第七十中學8年級同學麥迪娜的問題,在“天宮課堂”第二次太空授課中,得到了太空教師——航天員王亞平的肯定回答。

全國各地青少年同上“天宮課堂”,得益于中國科協不斷推動現代科技館體系發展。

從2012年起,10年來,我國建成了一套覆蓋全國的科普基礎設施體系,包括408座實體科技館、612套流動科技館、1251輛科普大篷車、1112所農村中學科技館和中國數字科技館。

碳家族添新成員,中國科學家創造!

“構思5年,實驗5年,前后10年時間不斷探索,我們終于成功創制一種新的碳材料,為龐大的碳材料家族再添一名新成員!”6月16日,在中科院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中科院化學研究所(以下簡稱化學所)研究員鄭健公布這一好消息時難掩內心喜悅。

當天,《自然》發表了他作為通訊作者的論文。論文報道的工作在常壓下通過簡單的反應條件,創制了一種新型碳同素異形體單晶——單層聚合C60,具有較高的結晶度和良好的熱力學穩定性,為碳材料研究提供了全新思路。

林業工程師毛英:讓丁香綻放生命的絢爛

近年來,在一批批像毛英一樣的林業工程師研究和繁育下,西寧林科所逐步建成丁香國家林木種質資源庫,目前保存有103種丁香,其中可繁育的69種,部分品種已經在蘭州、拉薩等城鎮落地生根、開花綻放。

作為西寧市市花,西寧每年在大街小巷種植丁香超過百萬株,丁香苗木存量超過750萬株,占西寧市區花灌木栽植總量的70%。

細嗅花香,靜待花開,每天和丁香相處,毛英靜心感受著別樣的浪漫。“保存好丁香種質,培育好丁香品種,推廣好丁香種植,這是建立丁香種質資源庫的意義,也是我們林業科技工作者的使命。”毛英說。

“長江縮影”赤水河:長江大保護的先聲

在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(以下簡稱水生所)科研人員眼中,赤水河是一個極具科研價值的“長江縮影”:源頭都是高原魚類,上游是急流性的魚類,中游是普通的流水性的魚類,下游又和長江干流中的魚類群落大體一致。這樣的生態格局,對于研究長江的生物多樣性形成和維持機制,是一個非常好的樣本。

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,水生所的研究人員因三峽工程與赤水河結緣,并在此后的30多年時間里深入研究赤水河,不斷提出生態保護和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建議,在赤水河率先開始了“十年禁漁”,成為其后長江全流域禁漁的先聲。

山東“黃河灘”正變成“幸福灘”

筆直的馬路、整潔的街道、熱情友善的鄉親們……這里是山東濟南市長清區孝里街道的孝興家園。168棟高層住宅,讓3萬余名黃河灘區群眾居住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“以前住在黃河邊上,發大水的時候房子地基都毀了,只能不斷地墊臺、蓋房。我家房子就蓋了五六次。”年近八旬的孝興家園居民于家云說。在黃河灘區生活了大半輩子,他講起當年的情景不禁心生感慨。

黃河灘區,即黃河主河槽與防汛大堤之間的區域。山東曾有約60萬人生活在此,安居難、吃水難、用電難等“灘區八難”如影隨形。安居難,是難中之難。

FAST與“520”一眼萬年的邂逅

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單口徑望遠鏡,FAST在“多科學目標同時巡天(CRAFTS)”優先重大項目支持下,開展快速射電暴搜尋,已經發現至少6例新FRB,為揭示宇宙中這一神秘現象的機制、推進天文學這一全新領域的研究作出獨特的貢獻。

在中國科學院6月7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回首FAST過去20多年的建設史,國家天文臺FAST運行和發展中心常務副主任、總工程師姜鵬倍感欣慰。他打趣說:“當時的艱辛一度讓人對未來產生迷茫。早知道FAST能有這么多收獲,我們或許會更加賣力!”

向拓撲量子計算進發:一個“必然的偶然發現”

2021年8月底的一個深夜,北京北四環邊,白日的喧囂已歸于平靜,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的燈仍然亮著,實驗室里靜得只剩下呼吸聲。在一個裹著銀色錫紙的儀器邊,副研究員李更等待著實驗結果。

幾乎就在一瞬間,困意徹底遠離了他。因為此時的電腦屏幕上,原本應該平整的四方圖案出現了豎向的波紋,波紋中還穿插著斜向的條紋。

北京積極打造創新之城、活力之城

一座城市的活力,在很大程度上,與這座城市的創新創業氛圍密切相關,其中獨角獸企業的多少是一個重要指標。

獨角獸企業數量從2015年的40家增至2021年的102家;日增科技企業數量從2015年的110家增至2021年的270家;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從2012年的0.33萬家增至2021年的2.76萬家……

黨的十八大以來,北京全面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,積極建設創新之城、活力之城,向著創新力、競爭力、輻射力全球領先的國際科創中心穩步邁進。

開發藍海的巨人:探訪“深海一號”能源站

從三亞乘直升機飛行大約50分鐘,矗立深海的鋼鐵巨人“深海一號”能源站便呈現眼前,源源不斷的海底天然氣供應讓能源站頂端的火炬熊熊燃燒、晝夜通明。近日記者探訪了這處深水氣田。

“深海一號”是我國首個自營勘探開發的1500米深水大氣田,于2021年6月25日在海南陵水海域正式投產。“深海一號”氣田的投產標志著我國海洋油氣勘探開發邁向新階段。

探索正反物質差異有了靈敏探針

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上的北京譜儀III(BESIII)實驗實現了一種全新方法,為研究物質和反物質之間的差異提供了極其靈敏的探針。6月2日,相關研究成果刊發于《自然》雜志。

論文所有匿名評審都對這一成果大加贊賞:“創新的測量方法”“很重要”“很新穎”“吸引人”“非常有前景”……到底是什么成果,竟讓匿名評審們如此興奮?

人退魚鳥歸——新濟洲的蝶變

俯瞰,是江中一葉綠洲,水中有江豚出沒,島上鳥蟲湖草渾然一體……作為長江進入江蘇的“第一站”,過去十年間,南京新濟洲從一個普通的江中小島變身生態寶庫,折射長江之變。

如今,整個長江南京段正在打造綠色生態帶、轉型發展帶、人文景觀帶,創造性釋放長江生態價值,帶來百姓獲得感、幸福感不斷提升的繁榮景致。

堅持自立自強,航天科技成果豐碩

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航天事業不斷刷新紀錄,進入創新發展“快車道”。“祝融”探火、“羲和”逐日、“天和”遨游星辰,重大工程成就舉世矚目。航天科技實現跨越式發展,航天發射能力顯著提升,空間科學、空間技術、空間應用全面突破,航天強國建設邁出堅實步伐。

高等教育改革發展: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

“衡量一個國家高等教育發展水平,主要看兩方面:一是高等教育普及水平,二是世界級高水平大學狀況。”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總督學顧問瞿振元認為,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高等教育在這兩個方面取得了令人民滿意、世界矚目的驕人成績。

陳云霽:一個理想主義者的現實路徑

日前,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陳云霽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。對于這一光榮神圣的稱號,他表示,科研人員作為普通勞動者中的一員,跟其他各行各業一樣,一方面要苦干,一方面要會干。

《中國科學報》采訪發現,自稱理想主義者的陳云霽,正是通過將“苦干”和“會干”有機結合,實現了人生理想。

這才是“天團”!那些與量子“糾纏”的青年科學家

1900年,德國。42歲的普朗克首次提出“量子論”,曾經堅不可摧的牛頓力學大廈,被一束來自微觀世界的光探出罅隙。

100多年后,中國。“墨子號”“九章”“祖沖之號”……站在“第二次量子革命”的新起點,我國量子科技捷報頻傳,已成為國際量子科研版圖上的重要力量。

這些成績背后,是一群心懷“國之大者”的青年科學家,他們用青春砥礪報國之志、勇攀科技高峰,成為我國量子研究領域的“天團”。

李燦:于“極冷處”抽提科學課題

8月的大連云淡風輕、碧海藍天,夾雜著海蠣子味的海風撲面而來。李燦攜妻子、女兒結束了國外訪學工作,回到了“塵封”3年的家中。一番簡單收拾后,當天下午,李燦帶著兩大箱零部件回到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上班了,啟動紫外拉曼光譜的研制工作。

這一年是1996年,國際紫外拉曼光譜應用與催化方面的相關研究剛剛開始,李燦希望盡快在國內開展相關研究,及早在國際催化界占有一席之地。

從紫外拉曼光譜儀器開始,我國催化科學逐漸亮相世界舞臺。近40年來,從催化劑到催化反應的光譜表征,中科院院士、大連化物所研究員李燦涉獵催化研究的諸多方向,為我國和世界催化科學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從無到有——科研“新星”見證“巡天”成長

懷揣著對航天事業的熱愛,王維于2012年進入長春光機所工作。剛一入所,就加入了巡天空間望遠鏡項目團隊。“作為新人,能加入這么重要的團隊,感覺很自豪,壓力當然也不小。”他說。

當時,美國哈勃望遠鏡已經在軌運行超過20年,而中國還沒有類似項目,在很多關鍵技術上是一片空白。王維和團隊成員從頭學起:看一篇篇文獻,分析、討論每一個關鍵問題,制作最基礎元件、計算材料參數,一點點去建模、不斷優化……

10年來,王維和同事們不敢懈怠,直至如今巡天空間望遠鏡已形成初樣。其升空后,將具有與哈勃相當的空間分辨能力,但視場面積將是哈勃的300多倍。

挑戰“地球第四極”:漁村崛起“深海科技高地”

鹿回頭,位于三亞正南端,是經億萬年浪擊沙疊形成的“半山半島”。在這里,一段黎族青年追逐鹿女的愛情神話傳了千百年。當科考母船載著“奮斗者”號等裝備,由此進入南海、印度洋、太平洋,中國征服深遠海的故事也被一一記錄和傳頌。

從理論到核心技術,從模型到科考利器,從淺海到萬米深淵,年輕的中國科學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,背負著海洋強國的使命,不斷摸索突圍,昔日小漁村崛起一座深海科技高地。

王家鈞:個人成長應同國家命運聯系在一起

近年來,隨著電動汽車興起,電池起火等安全問題備受關注。從2017年回國至今,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、“青年科學家工作室”負責人王家鈞始終在尋找這一難題的破解之路。“我目前的工作是給電池的健康狀態做診斷,簡單來說相當于給電動汽車使用的鋰電池進行‘三維腦部CT’,及時發現不足和隱患,為其修復、改進、完善提供科學精準的參考。”談起自己的研究領域,王家鈞興奮不已。大家叫他“電池醫生”。

深圳:挺進創新“深水區”

從默默無聞的邊陲小鎮,到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現代化國際大都市,深圳,被寄予率先突圍原始創新難關、搶占全球科技高點的殷殷期望。

科創企業持續攀登原始創新“高地”,2021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增加值過萬億元,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超過2萬家……今日深圳正昂然挺進創新“深水區”。

“藏糧于海”的故事

海洋是高質量發展戰略要地。海洋漁業大省山東,近年來以創新之智、轉型之心、科技之手,建設海洋牧場,囤實藍色糧倉,提升海洋科技驅動力,用來自海洋的優質蛋白不斷滿足國人的“飯碗”。

山東半島人與海的故事,見證著新時代“藏糧于海”的生動實踐。66歲的中國海洋大學教授董雙林有個夙愿:在我國的海里規模化養殖三文魚。

山西煤炭含“綠”量提高了多少?

面對多年罕見的能源緊張,2021年山西原煤產量再創新高,較上年增產1.3億噸。煤炭產量大幅增加,山西發展的含“綠”量有何變化?輕點屏幕上的“一鍵啟動”,井下采煤機、運輸機等設備就相繼聯動運轉。在晉能控股集團塔山煤礦地面調度中心,伴隨著各類數據的變化跳動,滾滾“烏金”順著傳送皮帶奔向地面。

“井下設備出現故障,視頻電話可以從井下直接打給設備商遠程診斷,過去一出問題就可能停工數日。”塔山煤礦副總經理張興說,依托智能化開采設備和技術,采煤工效提升了42%,生產能耗較以往降低了5%以上。

“中國數谷”搶新機 激活“數字生產力”

數字經濟是未來發展方向,數據正成為關鍵生產要素。

地處西南腹地的貴州省貴陽市,近年來,因率先發展大數據,贏得“中國數谷”的美譽。

從長期閉塞落后到搶抓科技風口,這座不沿海的城市找到一片新的“藍海”。

大數據雙創示范基地、大數據國家工程實驗室、國家大數據(貴州)綜合試驗區展示中心……來到貴陽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,林立的高樓貼著鮮明標簽。

“清新福建”的新“碳”索

清波粼粼,榕樹滴翠。傍晚時分,福州市倉山區流花溪串珠公園內,許多市民來此散步、休閑,大家紛紛慨嘆:家門口就有這么漂亮的公園,推窗見綠、出門進園,真是有福氣。森林覆蓋率高達66.8%,深入實施生態省建設,持續推動集體林權制度改革,加快構建綠色發展考評體系,探索打通“兩山”轉化通道……從“綠富美”的和諧景象到以“碳”謀改革發展,福建的生態文明建設呈現一派生機活力。

重慶:一山一島,折射長江之變

重慶中心城區有兩大生態“寶貝”——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(簡稱縉云山保護區)和廣陽島。幾年前,縉云山保護區私搭亂建突出,廣陽島規劃大規模房地產開發,推土機下“島毀了,鳥兒也沒了家”。近年來,重慶市強力整治一山一島,加快生態保護修復,縉云山和廣陽島生態功能持續增強、綠色發展動能強勁,古老長江煥發新顏。

喚醒雪原,不負青山——林海雪原的時代答卷

一部小說《林海雪原》、一出京劇《智取威虎山》、一位英雄楊子榮,以及巍巍群山與莽莽林海,曾讓一代人在腦海中勾畫出對黑龍江這片土地的大略印象。如今,從“伐林”“貓冬”,到構筑生態屏障、發展冰雪產業,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、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的理念不斷深入人心。黑土地上的人們用勤勞和汗水喚醒冰封的林海雪原,接續書寫新時代的“生態答卷”。

守護長三角的“綠心”

2021年,鹽城將“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”寫入該市黨代會報告,明確提出要“實施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,切實強化山水林田湖草協同治理”。位于鹽城市東臺市條子泥濕地的720畝高潮位候鳥棲息地,是鹽城落實這一理念、開展生態修復的代表。通過幾代人的努力,紅色老區鹽城正將原本“丑灘薄水”的鹽堿地“綠色變現”,在綠色轉型、綠色崛起之路上越走越寬。

 

新浪新闻_手机新浪网